• <ins id="h2izjr"><u id="h2izjr"></u><button id="h2izjr"></button><tbody id="h2izjr"></tbody><dfn id="h2izjr"></dfn></ins><abbr id="h2izjr"><tfoot id="h2izjr"></tfoot><tbody id="h2izjr"></tbody></abbr><pre id="h2izjr"><i id="h2izjr"></i><dfn id="h2izjr"></dfn><fieldset id="h2izjr"></fieldset><strong id="h2izjr"></strong><ol id="h2izjr"></ol></pre><button id="h2izjr"><button id="h2izjr"></button><dt id="h2izjr"></dt><tbody id="h2izjr"></tbody><pre id="h2izjr"></pre></button><label id="h2izjr"><optgroup id="h2izjr"></optgroup><dt id="h2izjr"></dt><style id="h2izjr"></style><del id="h2izjr"></del><dir id="h2izjr"></dir></label>

            單機鬥地主遊戲,記憶中,美麗的花在心中綿延

            2020年01月24日 人力資源

             故鄉,碎碎念那埋沒在塵埃中的記憶……
            黃昏之時,余輝靜靜地灑著,悄無聲息地灑落著。那淡淡的恬靜中,更多的是無限的懷戀。
            一個人漫步在那個小徑中,耳畔傳來這話:“這兒真美!”單機鬥地主遊戲尋覓著聲音的來源,但卻怎麽也找不到它的存在,但是總覺得這是多麽熟悉的話語,似乎一直被歲月無情的覆蓋住了,但是我的淚珠再不停地翻動著。
            那是一塊令人觸景生情的土地啊!
            兒時,幼稚的我屁顛屁顛地跟隨著外公外婆來到過那,望著他們辛勤地在那塊地上勞作著,那娴熟的技能松動著土地,我也躍躍欲試,在趁他們留心的時候,我小心翼翼地從竹兜中拿出一顆種子,蹑手蹑腳地跑向土地的一個角落,因爲外婆如果知道我在貪玩的話,肯定要好好的教訓我一頓,所以我只好刻意地遠離他們。用那潔白細嫩的小手在土上拔了一個小坑,欣喜地將種子放入坑中,再謹慎地蓋上泥土。我還在它的旁邊豎立著一塊石頭,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布這是我種的種子。
            哦,我總算大功告成了,我稚嫩的臉上洋溢著笑容,隨後跑到外婆的跟前,看見外婆正在爲種子在澆水,施肥。“咦,外婆爲什麽要給它澆水,它又不是人?”外婆用那粗糙的雙手撫摸著我的腦袋,平靜地說“它也是有生命的,也需要水氛的。”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隨後,我就用瓢舀了一碗滿滿的水,邁著那“動搖不定”的步伐,將那水澆在原來的土上。
            就這樣我也將我的希望埋種在那裏……
           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,我不知道一天要奔多少趟,手裏緊緊的捧著一碗水,想要給予它無限的力量。所以,總有這樣一道風景:一個孩子在田裏“奔波”著。但是,沒過多久,我就遠離了故鄉,一般很少回到故鄉。漸漸地,我淡淡的忘記了兒時播種。
            再回外婆家,我已經11歲。有一天,隨著外婆到地裏去拔菜。我的眼神在那裏停留住了,我驚呆了,情不自禁地發出感歎“這兒真美!”在我的眼前出現這樣一幅美麗的畫卷:在雜草叢生之中,有一朵花開得如此的絢爛多姿。我靜靜地走到它的跟前,低下身子來,一股清香迎面撲來。無意之間,我看見有一塊石頭依偎在花的旁邊。霎那間,那埋沒在記憶深處的某樣東西似乎被翻了出來,那舊時的記憶啊!
            想起了在兒時的一切,無法言語的快樂與灑脫。
            記憶中,
            美麗的花,
            在心中綿延著…… 

            白天,細雨如織,夜晚,蛙鳴一片……
            學校圍牆以東,曠野莽蒼,此起彼伏的蛙鳴如在枕邊,不歇的蛙聲竟聒噪出一段童年的往事:
            小的時候,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方圓大概有幾百平米的水塘,因爲是三角形的,我們都稱它三角汪,周圍長滿了一種稱之爲棉槐條的灌木,那裏面生活著不少的青蛙,每到放暑假的時候,常常和小夥伴一起去那裏釣青蛙回家喂雞。
            釣青蛙不像釣魚,釣魚要靜,釣青蛙要動。釣青蛙的餌料也不是用蚯蚓,要用黃色的絲瓜花或者方瓜花。釣青蛙也不需要釣鈎,只用釣竿拴上一根細繩就可以了。然後在繩子的一頭拴上絲瓜花或者方瓜花,就可以把細繩甩到灌木叢中開始釣青蛙了。
            釣的時候要不停的輕輕上下抖動釣竿,(小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要抖動,只是知道那樣能夠讓青蛙快速上鈎,現在才明白,青蛙的視覺是對運動著的物體才比較敏感的,它把抖動的絲瓜花當成昆蟲了,呵呵,真是生活處處有學問。)當覺得釣竿突然發沉的時候,要快速的向後甩動釣竿,隨著釣竿的甩動,釣繩也甩過頭頂,快速的向後飛去,這時就會聽到身後傳來“噗”的一聲悶響,那貪嘴的青蛙已被摔暈,仰面向天,四肢抽搐,抖個不停,這時上去抓它簡直就是探囊取物了。
            釣魚的動作要領,突出了一個“熬”字,在魚上鈎以後,要“以靜制動”,通過放線收線,慢慢的把魚兒“玩累了”“熬倒了”,才能讓它服服帖帖的出水。而釣青蛙的動作要領,突出了一個“甩”字,要“以動制動”,講究的是眼疾手快,一擊而中。像高手過招,釣魚用的是武當掌門張三豐的太極推手,是後發制“魚”;釣蛙用的是雪山飛狐胡斐的必殺絕技,是先發制“蛙”。
            在我的家鄉,釣蛙之“甩”,可謂婦孺皆知,且形成了一歇後語:家後面釣蛙——“甩”到家了。“甩”是單機鬥地主遊戲們這裏的方言,含義比較特別。說某人“甩”,就是指這個人不務正業、遊手好閑,有點流流氓氓得意思。因此,老人家教訓青年人的時候往往會說:別整天砸蛤蟆,釣蛙子,不幹正事!
            轉眼幾十年過去了,三角汪早已不複存在。釣蛙生涯雖然潇灑,但總是不務正業,且不夠環保。把它折疊起來吧,放到記憶的溝回中,每每想起,倒覺得不是“甩”,而是“帥”,是家後面釣蛙子——“帥”到家了!
            室外,蛙聲依舊,陋室,思緒如潮…… 

             故鄉,碎碎念那埋沒在塵埃中的記憶……
            黃昏之時,余輝靜靜地灑著,悄無聲息地灑落著。那淡淡的恬靜中,更多的是無限的懷戀。
            一個人漫步在那個小徑中,耳畔傳來這話:“這兒真美!”單機鬥地主遊戲尋覓著聲音的來源,但卻怎麽也找不到它的存在,但是總覺得這是多麽熟悉的話語,似乎一直被歲月無情的覆蓋住了,但是我的淚珠再不停地翻動著。
            那是一塊令人觸景生情的土地啊!
            兒時,幼稚的我屁顛屁顛地跟隨著外公外婆來到過那,望著他們辛勤地在那塊地上勞作著,那娴熟的技能松動著土地,我也躍躍欲試,在趁他們留心的時候,我小心翼翼地從竹兜中拿出一顆種子,蹑手蹑腳地跑向土地的一個角落,因爲外婆如果知道我在貪玩的話,肯定要好好的教訓我一頓,所以我只好刻意地遠離他們。用那潔白細嫩的小手在土上拔了一個小坑,欣喜地將種子放入坑中,再謹慎地蓋上泥土。我還在它的旁邊豎立著一塊石頭,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布這是我種的種子。
            哦,我總算大功告成了,我稚嫩的臉上洋溢著笑容,隨後跑到外婆的跟前,看見外婆正在爲種子在澆水,施肥。“咦,外婆爲什麽要給它澆水,它又不是人?”外婆用那粗糙的雙手撫摸著我的腦袋,平靜地說“它也是有生命的,也需要水氛的。”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隨後,我就用瓢舀了一碗滿滿的水,邁著那“動搖不定”的步伐,將那水澆在原來的土上。
            就這樣我也將我的希望埋種在那裏……
           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,我不知道一天要奔多少趟,手裏緊緊的捧著一碗水,想要給予它無限的力量。所以,總有這樣一道風景:一個孩子在田裏“奔波”著。但是,沒過多久,我就遠離了故鄉,一般很少回到故鄉。漸漸地,我淡淡的忘記了兒時播種。
            再回外婆家,我已經11歲。有一天,隨著外婆到地裏去拔菜。我的眼神在那裏停留住了,我驚呆了,情不自禁地發出感歎“這兒真美!”在我的眼前出現這樣一幅美麗的畫卷:在雜草叢生之中,有一朵花開得如此的絢爛多姿。我靜靜地走到它的跟前,低下身子來,一股清香迎面撲來。無意之間,我看見有一塊石頭依偎在花的旁邊。霎那間,那埋沒在記憶深處的某樣東西似乎被翻了出來,那舊時的記憶啊!
            想起了在兒時的一切,無法言語的快樂與灑脫。
            記憶中,
            美麗的花,
            在心中綿延著…… 

            白天,細雨如織,夜晚,蛙鳴一片……
            學校圍牆以東,曠野莽蒼,此起彼伏的蛙鳴如在枕邊,不歇的蛙聲竟聒噪出一段童年的往事:
            小的時候,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方圓大概有幾百平米的水塘,因爲是三角形的,我們都稱它三角汪,周圍長滿了一種稱之爲棉槐條的灌木,那裏面生活著不少的青蛙,每到放暑假的時候,常常和小夥伴一起去那裏釣青蛙回家喂雞。
            釣青蛙不像釣魚,釣魚要靜,釣青蛙要動。釣青蛙的餌料也不是用蚯蚓,要用黃色的絲瓜花或者方瓜花。釣青蛙也不需要釣鈎,只用釣竿拴上一根細繩就可以了。然後在繩子的一頭拴上絲瓜花或者方瓜花,就可以把細繩甩到灌木叢中開始釣青蛙了。
            釣的時候要不停的輕輕上下抖動釣竿,(小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要抖動,只是知道那樣能夠讓青蛙快速上鈎,現在才明白,青蛙的視覺是對運動著的物體才比較敏感的,它把抖動的絲瓜花當成昆蟲了,呵呵,真是生活處處有學問。)當覺得釣竿突然發沉的時候,要快速的向後甩動釣竿,隨著釣竿的甩動,釣繩也甩過頭頂,快速的向後飛去,這時就會聽到身後傳來“噗”的一聲悶響,那貪嘴的青蛙已被摔暈,仰面向天,四肢抽搐,抖個不停,這時上去抓它簡直就是探囊取物了。
            釣魚的動作要領,突出了一個“熬”字,在魚上鈎以後,要“以靜制動”,通過放線收線,慢慢的把魚兒“玩累了”“熬倒了”,才能讓它服服帖帖的出水。而釣青蛙的動作要領,突出了一個“甩”字,要“以動制動”,講究的是眼疾手快,一擊而中。像高手過招,釣魚用的是武當掌門張三豐的太極推手,是後發制“魚”;釣蛙用的是雪山飛狐胡斐的必殺絕技,是先發制“蛙”。
            在我的家鄉,釣蛙之“甩”,可謂婦孺皆知,且形成了一歇後語:家後面釣蛙——“甩”到家了。“甩”是單機鬥地主遊戲們這裏的方言,含義比較特別。說某人“甩”,就是指這個人不務正業、遊手好閑,有點流流氓氓得意思。因此,老人家教訓青年人的時候往往會說:別整天砸蛤蟆,釣蛙子,不幹正事!
            轉眼幾十年過去了,三角汪早已不複存在。釣蛙生涯雖然潇灑,但總是不務正業,且不夠環保。把它折疊起來吧,放到記憶的溝回中,每每想起,倒覺得不是“甩”,而是“帥”,是家後面釣蛙子——“帥”到家了!
            室外,蛙聲依舊,陋室,思緒如潮…… 

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熱點文章
            重點文章
            推薦文章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| 聯系我們| 免責聲明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 2001